首页关于我们 |热点资讯 |建设开发 |房屋买卖 |厂房租赁 |登记过户 |抵押拍卖 |分割继承 |土地出让 |物业纠纷 |律师陪购 |房屋征收 征地拆迁
以万顷良田之名,行建设用地之实——江苏周某养殖场拆迁补偿纠纷一案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 点击:

案情简介:

周先生在江苏省泰兴市某村承包土地,合法经营养猪场及一鱼塘。因经营有方,政府支持,周某多次获得政府表彰。2013年开始,镇政府实施万顷良田计划,拟对周先生养殖场进行拆迁。因双方对补偿款无法达成一致意见,镇政府组织上百人对周某养殖场进行了强拆,周某及家人极力阻止未果,在阻止过程中,周某妻子也收到了伤害。走投无路之下,周某决定聘请我所姚建国律师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。 征地拆迁

姚律师及其团队介入本案后,主动调查,及时向有关部门申请行政公开,搜集了必要证据。了解到本次拆迁,名义上设施万顷良田项目,实际上为建设经济园区腾地,是挂羊头卖狗肉之举。对此,姚律师协助周先生向国土部门进行了举报,国土部门进行了处理,但对补偿一事,因村委会居中阻挠,双方仍未达成一致。后,周先生依法提起了行政诉讼,要求确认镇政府行政行为违法,并补偿经济损失70余万。  拆迁律师

以下为代理词摘录

主体违法

从法庭调查来看,被告在原告所在地实施的拆迁是万顷良田计划的一部分,被告声称该项计划是开发区公司组织各村委会进行的,被告并未直接参与。原告认为,被告的辩解是对行政行为主体的认识错误,开发公司不是政府,并不具有拆迁的法定职责,其法律后果理应由被告承担。对于被告认为原告不能证明被告实施了强拆行为的辩解,原告认为原告的确不能证明被告实施了该行为,但是被告的辩解恰恰证明被告实施了该行为,被告指示或者放任村委会组织实施拆迁正是问题所在!根据职责法定原则,村委会作为村民自治组织,很显然不具有行政职权,也不能代行行政职权,即便村委会可以实施拆迁行动,但其行为后果也应该由做出授权的被告来承担,被告将自己的职授权或者推卸给村委会,在行政法上是讲不通的,是违法的。上海拆迁律师

程序违法

万顷良田计划不能违背既有的国土规章,XX批复已经进行了明确规定,即我国现有的拆迁文件均应适用于该拆迁。原告认为,被告至少有两个公告,一是拆迁决定公告,该公告必须是政府以红头文件做出。二是征收补偿标准公告。从现有事实来看,被告根本从未履行上述两个公告。被告对于评估表的质证,认为评估表无签字,无盖章,原告表示认同,但这也正是问题所在,村委会交给原告的评估表无签字,无盖章,评估标准不规范,评估机构无资质,程序严重违法。程序违法的另外一个表现是原告拒绝接受评估报告的情况下,被告未履行先安置再拆除的要求,强行拆除,是错上加错,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。江苏拆迁律师

补偿的合理性

被告给予的经济补偿极不合理,原告有权要求合理补偿。首先,原告经营行为合法,原告对自己的猪场和鱼塘,拥有无可置疑的所有权和处分权。原告经营多年,其经营能力和水平受到有关部门的肯定,客观上原告经营行为为泰兴市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,同时猪场和鱼塘是原告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,万亩良田计划不应造成原告经营停顿,生活下降的后果。其次,原告要求的75万补偿合法合理,根据重置的原则,原告认为被告坚持补偿给原告的41万不能达到再建一个养殖场的目的,这是原告的最低要求,非常合理。换句话说如果被告可以还给原告一个同等规模的养殖场,原告不会再要求经济赔偿,事实上是被告做不到。最后,原告认为经济补偿合理性的问题应当由专业机构评估,而被告的评估机构没有相应资质,甚至评估人员属于哪家评估机构都不清楚,从工作状况来看,原告有理由认为评估报告不具有参考价值。另外,从同一批次拆迁,原告邻居获得的补偿数额来看,原告要求的补偿数额是合理的,保守的。

本篇编辑:
网站客服